• 快乐妈咪,把胎音测出来、存下去,不是刚需就不需要吗?

  • 报道日期:2013-11-01   来源:快鲤鱼
  • 快乐妈咪胎语仪:能分享胎心音的胎心仪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产品做的不错。看!哈哈,又有人在微博上分享用‘快乐妈咪胎语仪’记录的自家宝宝的胎音图了”,快乐妈咪的创始人陶建辉一边展示他们的产品,一边看关于快乐妈咪的微博分享。他自带笑声罐头,一边讲自己一边手舞足蹈。“我们做的不是医疗,而是健康和快乐”。

    “快乐妈咪胎语仪”是一款测试胎儿胎心的软硬结合设备,准备地说,是硬件+软件+云服务的产品。硬件主体是一个多普勒探头,软件就是快乐妈咪的APP,主要作用是分析胎心并可视化成胎心曲线。硬件和软件用手机的音频线相连。云服务目前仅是提供资讯内容,个性化地向准妈妈推送孕期健康信息。

    今年一月份,快乐妈咪推出演示样品。8月份推出第一批200台产品,征集孕妇去使用,陶建辉的团队挨个打电话收集反馈。2个半月之后,也就是最近,经过电路、元器件的调整,即将推出第二批产品,出货量2000台。通过快乐妈咪的官网和几个电商渠道去销售,售价499元。

    开始打算买800块钱,陶建辉把价格往下调了调。“我们现在还没那么大的品牌号召力,考虑到市场的接受度,有反馈回来说,这个价格有点偏高啊,于是我就下调了一点”。

    其实,对于可穿戴设备产品,人们最关心的还不是价格,而是它首先有无辐射,尤其是孕妇群体对这个问题十分敏感。为此,在快乐妈咪近期刚刚推出的官网上,用了一段非常详细的话解释这个问题——没辐射。因为硬件是家用胎心仪的多普勒探头,靠超声波采集胎音。而且,用的是音频线连接硬件和手机,而不是蓝牙。但是说明里也写明,超声波检测是会有一定震动的。这个震动的功率相当于B超的1/30到1/50。

    尽管功率低,但如果哪个准妈妈测得太多,APP里还是会有语音提醒“妈妈你检测我太多了”。还有各种提醒,比如“妈妈我心跳好慢啊”,“妈妈你好久不来看我了”。

    除了录音提醒,探头前面的灯会随着胎心的跳动一闪一闪,而且会根据胎心强弱显示不同的亮度。硬件上的设计,强调的是一个呼应的感觉,所以名字就叫“胎语仪”。

    硬件上还带有扬声器,放大胎音。这与传统的胎心仪不同,传统的产品都是需要借助其他的器械来听。这些设计看似简单,但其实是三个专利技术。

    与传统的胎心监护仪器相比,智能化的新一代产品最大的区别是,可以录音和可视化。也即是不仅可以把音频保存下来,而且可以变成曲线图显示在手机里。曲线图里有一个绿色区块,表示安全区域,曲线落在这个范围内就说明宝宝的心跳很正常。若超出绿色区域太多,那就需要去看医生了。

    但快乐妈咪目前不加入医生问诊咨询平台,也不与医院远程医疗挂钩。不是医疗产品,陶建辉坚持要用轻的模式去运营。所以,首先,只突出准确性和趣味性。它在推出前,在协和医院做过十几个对比试验,把用快乐妈咪胎语仪检测出的胎音曲线与协和专用的胎心仪器的检测结果对比,发现曲线没有任何区别。

    这类产品准确与否,不仅跟硬件有关,还和软件相关。硬件只是一个探头,多普勒探头现在几乎已经是个标准化产品,负责把声音检测出来。除此之外,需要用软件分析音频,再将其可视化。快乐妈咪的APP程序这是陶建辉自己写的,他从1984年开始已经写了19年程序了。

    通过快乐妈咪的APP,可以把胎心音录制成一段音乐,或者把妈妈的心跳声音录下来制成催眠曲。

    快乐妈咪的硬件用的电池是超市里能买到的9伏电池。这一块电池可以保证整个怀孕期间的使用,中间不用更换。

    对测胎音的产品,可以说,一个孕期就是这个产品的使用周期。一个只能用半年的产品,会不会降低这个产品的吸引力?陶建辉对此也早有考虑,一方面计划围绕母婴人群,推出一系列的产品,而不仅仅靠这一款产品打天下。但同时,就这一款产品而言,也未必就会因为时间而吸引里下降。他从婴儿胎儿彩超照片、脚模的销售佐证自己的观点。这些产品的价格上百甚至上千,但是年轻的爸爸妈妈还是愿意花钱,原因就是为了纪念。胎音也是一样。录下的音频内容,安卓手机可以随意导出去,iPhone可以通过邮件导出。把宝宝的胎儿时的心跳用声音和图像的方式保存下来,同样也是有纪念价值的。这都是传统的检测设备做不到的。

    陶建辉曾经想过要做针对老人的软硬结合产品,后来否定了。老人群体保守,不太容易改变已有的习惯使用新东西,也比较节俭,不愿意花钱。同时,他们使用相关设备,比如血压计,是因为身体欠佳,这样的信息并不适合分享。比较之后,陶建辉决定选择母婴这个还尚未有太多人关注的人群,这是个年轻的群体,愿意尝试新事物,而且是快乐的一群人,会非常愿意去分享自己的信息。怀孕的妈妈不是病人,更需要的是快乐和安心。所以,不做医疗,重趣味和健康,这是陶建辉觉得快乐妈咪的定位能站住脚的原因。不过,他也计划,在数据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稍后可能会增加专家咨询的版块。

    不是完全刚需可能是快乐妈咪这个产品遇到的最大的疑问——代替不了定期的产检,不能做远程医疗。有用,但很大程度上只是辅助。这个产品的后劲可能在于,待到它的数据量足够大时,后续系列产品的功用性会更强更独特。就现在而言,它总是让我想起脑白金,这也不是一个满足刚需的产品,但它还是变成中国人民非常熟悉并被广泛接受的一款产品。快乐妈咪胎语仪或许在营销上可以尝试一下礼品定位。

快乐妈咪是陶建辉的第二次创业的项目。他本科在中国科大学空气动力学,后来我学天体物理。但他没做过天体物理的工作,1997年起进入Motorola,踏入做通讯和移动互联网行业。2008年初辞掉美国的工作,回国后开始创业。在北京创立了和信瑞智科技公司(和信),专注于IP Push服务及其应用,推出了和信快邮、和信魔信、和信抓客、和信管家等服务,该公司于2010年被台湾的联发科技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