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锐公司】快乐妈咪的新玩意儿

  • 报道日期:2013-09-22   来源:IT经理世界
  • 对现在的准妈妈而言,记录、分享这一段回不去的特别时光显得格外重要。尤其是,当她们越来越习惯于在手机、平板上的APP中留下孕期日记、3D彩超影像,一键分享给亲朋好友或者是身处各地的陌生“孕友”。但在医院做胎音检测时,听到第一声来自宝宝的心跳时,却难免遗憾于无法录制。

    而陶建辉和他的“快乐妈咪”胎语仪希望填补这样的空白,通过软硬件的结合,使准妈妈们在家里就可以完成胎心监护、胎心音的录制和存储。在他看来,以往的家用型胎心仪,都无法连接网络且只能显示心率数值,对并不懂医学的妈妈们来说,毫无实际意义。

    “快乐妈咪”胎语仪独特的地方在于,它只需要用音频线连接智能终端设备,就可以检测到胎儿心跳并同步存储,整个过程不需要再有任何操作。你可以把这些音频立刻分享出去,也可以定制一首催眠曲在宝宝出生后使用。

    这不是陶建辉第一次创业,之前他开发了一款叫“和信”的软件,类似于苹果iMessage,2010年被台湾联发科技收购,更早一些时候他还在美国Motorola工作。他属于互联网圈子,这一次,他坚持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改造医疗硬件,并在孕妇的细分市场中拓展自己的移动健康事业。

    上一个创业公司被收购之后,陶建辉一直在想自己还应该再做点什么。大数据很热,可穿戴的健康设备也很热,大公司的布局和产品不断推出,一个赤手空拳的创业者为何还要去扎堆等死?陶建辉当然属于乐于创新的那一类,也在上一次创业经验中懂得专注经营细分市场的重要,于是,他想到聚焦孕妇这个群体。

    “现在的孕妇爱时髦,愿意接触新事物,同时又有比较强的消费能力,并且有强烈的分享、互动欲望。这些都是非常符合互联网用户的特质。”陶建辉说。另外一点,他观察了很多移动健康产品或多或少都与疾病有关联,而孕 期产品同样关注健康却能够传递更多正面的、快乐的情绪。

    很快,他开始研究孕妇在怀孕过程中所接触到的医疗产品,最后锁定了几款可改造的设备。“胎心仪既可以判断胎儿健康,又可以让母亲非常直观的感受到宝宝的存在,是个有趣的产品。另一方面,我们认为这款产品研发难度相对最小。”陶建辉说。

    从专业医学研究的角度看,对于胎儿的信息采集有助于做很多数据挖掘,而目前只有美国的一家医院做过,样本仅有1000个,世界上所有的文献、跟胎音相关的工作都是根据这1000个样本展开。陶建辉觉得,如果自己做这个产品有几十或者几百万用户使用,样本数足够大,就可以做数据挖掘。

    “比如看湖南人跟东北人有没有差别、黄种人跟白种人有没有差别、高龄孕妇和普通孕妇有没有差别、有家族病史的人跟没有家族病史的人有没有区别等等,得出的结论会很有科学价值。”陶建辉说。

    更重要的是,市面上有很多家用胎心仪,有一定消费基础。陶建辉找来十几款旧产品,发现它们高度同质化,并且外观设计糟糕、用户界面不够友好,看起来就是没有任何想象力的医疗设备。

    陶建辉拿他分析过的产品举例,孕妇怀孕12~16星期后,用胎心仪就可以测到胎儿的声音,而这种最普通的设备在市面上最便宜是138元左右,只能是带着耳机听声音;另外一种设备是里面有个探头,带有嵌入系统,用LED显示,可以将胎儿心跳频率算出来,除了可以听到胎心,还可以检测宫缩和胎动情况。而按照互联网产品标准,它们可以归为使用体验非常差的一类。

    这更是激发了陶建辉这种技术能人的斗志,当下他就决定新产品方向必须是软硬件结合。他想把互联网产品要求和大数据理念结合起来,打造一款拥有极致用户体验的家用产品。甚至为了与那些旧产品区分开,他没有选择命名为胎心仪,而是叫它“胎语仪”。

    2013年1月1日,陶建辉正式开工了。十几个人的初始团队,全部出身于互联网,对软件相当熟悉,终端APP初步设计几天时间就快速完成了,却在硬件产品设计上犯了难。

    通过研究旧产品,陶建辉把硬件设计的重点归为三样:探头、数据处理和显示。然而,就是这三个突破,耗费了团队8个月的时间。为了保证检测的专业性,陶建辉一度每天抱着《妇产科学》、《胎儿电子监护学》等书籍研究。另一方面,硬件牵涉到供应链、工业设计、质量控制等等,这也不是移动互联网公司擅长的。比如包装盒,第八次打样才最终确定下来;产品设计草图画了上百次,模具修改了十几次,修改本身不是难事,但不像软件设计修改,它改善的周期比较长。

    “我们做到了很多产品上的跨越,整个硬件设备只有一个多普勒探头,并且可以发出声音,这是家用胎心仪的一种创新,而所有数据处理和显示完全在终端软件上体现,一方面大大降低了硬件成本,另一方面胎心曲线绘制、同步保存和分享等功能也都是传统设备完全做不到的。”陶建辉说。

    在陶建辉看来,这是一个崭新的事业。快乐妈咪胎语仪所采用的新模式是探头+智能终端+云服务,通过探头搜集胎儿数据可以用于孕妇自我诊断,还能制作成胎语音乐,并支持分享各类社交网络。“我们还在终端APP上增加一个特别的功能,就是让妈妈录制一段自己的心跳,然后混合一段舒缓的音乐,为宝宝定制一段催眠曲。胎儿在妈妈肚子里待了10个月,听的是羊水的声音,而妈妈的心跳与羊水的振动一致,让他更容易入眠。”他不希望胎语仪过于严肃,保持医学监测工具的专业性是基础,它应该有更娱乐化的一面,迎合用户情感传达需求。

    之所以更加强调娱乐性,和医疗行业本身一些特性有关。比如医院一般不会采纳其他渠道监测的数据,一定会用自己的设备重新检测,这使得家用设备搜集的数据难以成为医生诊断参考。不过,陶建辉并不担心这一点,“一些有妊高症的孕妇可以用来做胎心监护,防止就医不及时,而对多数正常孕妇来说,怀孕过程漫长而枯燥,在这个时期胎语仪充当妈妈和宝宝沟通的媒介。只要产品体验好,一样有市场。”

    不过,陶建辉已经在考虑以什么方式引入轻问诊模式,帮助孕妇更好地进行自我诊断,增强胎音数据的使用率和重要性。未来更大的野心是,快乐妈咪要打造一系列母婴硬件产品,覆盖从备孕、孕中到产后整个周期,最终打造自己的数据规模实现商业价值和社会科学研究价值。

    尽管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相当长的路要走,但陶建辉认为,新模式至少可以通过卖硬件来解决盈利来源的问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