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乐妈咪母婴软硬件产品能做成入口吗?

  • 报道日期:2014-07-07   来源:快鲤鱼
  • 快乐妈咪胎语仪

    第一代快乐妈咪胎语仪做了一年多后,经历了研发、生产、销售等诸多环节,陶建辉在自己的阶段性工作总结中写到,终于摸清了软硬结合的模式、生产过程中的坡坡坎坎、线上线下的推广渠道、运用社会化媒体营销的方法,还有电商的运营。现在,陶建辉觉得可以推出第二代快乐妈咪胎语仪和新版APP,并希望能在今年的圣诞节之前将其推往欧美市场。

    二代硬件兼顾欧美市场

    在创业邦之前的报道中,我们介绍过快乐妈咪胎语仪是一款测试胎儿胎音的软硬结合设备,准备地说,是硬件+软件+云服务的产品。硬件主体是一个多普勒探头,软件就是快乐妈咪的APP,主要作用是分析胎音并可视化成胎音曲线。云服务目前仅是提供资讯内容,个性化地向准妈妈推送孕期健康信息。

    第二代快乐妈咪胎语仪硬件与第一代的区别,首先在外形上。外壳也在原来的单一一种白色,变成多种颜色可选;另外,第一代产品的硬件和软件用手机的音频线相连。第二代则增加了蓝牙连接的功能。硬件可以不连手机单独使用,只是这时测出的胎音数据不会储存在手机当中;为配合蓝牙版本,第二代硬件产品上增加了一个音量调节功能;此外,第一代中的电池使用的是9伏电池,第二代产品则改成充电式的。

    可以说,蓝牙版本就是为了符合欧美市场的使用习惯而设计的。在第一代产品推出的时候,为了打消国内用户关于辐射的顾虑,陶建辉决定做成用音频线连接硬件和软件的形式。并且,在官网上郑重地用了一段非常详细的话解释这个问题——没辐射。因为硬件是多普勒探头,靠超声波采集胎音。而且,用的是音频线连接硬件和手机,而不是蓝牙。但是说明里也写明,超声波检测是会有一定震动的。这个震动的功率相当于B超的1/301/50

    而在欧美市场似乎就没有对蓝牙有无辐射的顾虑。陶建辉为此还专门到网上搜集蓝牙与辐射的相关评论,后来发现,欧美用户很少有担心这个问题的。陶建辉分析,其实,相比于wifi,蓝牙的信号强度、影响范围都有限地多。使用蓝牙更符合欧美用户的使用习惯。

    把自己的地盘做得尽可能小

    第二代硬件产品已经开始在中国首档原创电视众筹节目《创客星球》中开始众筹,新版的快乐妈咪胎语仪APP已经推出。不仅有新的UI设计,而且在内容上,新版APP增加了胎动记录新功能。陶建辉说,稍后会增加孕妇健康数据类别,比如血压、血糖等。APP的主要作用就是数据的采集、记录、管理和服务。

    与宝宝树、辣妈帮等母婴类社区,乃至大姨吗这样的女性社区+硬件公司相比,快乐妈咪APP里记录的内容主要是个人健康数据。这类的数据对用户来说更有针对性、保存意义更大。而且,陶建辉更希望赋予快乐妈咪的产品以礼品的概念意义。

    按照陶建辉的设想,快乐妈咪是以胎语仪硬件为切入点,聚焦母婴人群。下一个目标则是,将横向扩展其他硬件产品,同时将服务做深,提供数据采集、管理和咨询服务。

    但在它的构想中,快乐妈咪提供的服务不光是像春雨医生那样的医生专家咨询服务,还有数据的存储分析等,比如可以将胎儿的胎音保存下来。对整个产品而言,做服务的作用,一是差异化传统硬件公司,形成竞争壁垒,二是靠服务把用户粘住。

    而服务的提供方式,陶建辉希望,不是自己大包大揽地做,而是可以把像春雨医生、宝宝树等其他的产品和服务方接入进来。而快乐妈咪自身,则是通过推出其他的系列母婴产品来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对其他产品而言,快乐妈咪的作用将主要是倒流。我特别想把自己的地盘做得尽可能小,而不去侵占其他同类目标人群产品的地盘。陶建辉说,其实,我现在聚焦的这块细分市场已经足够大。陶建辉所说的大,不仅是母婴电子设备市场空间,也指它成为母婴产品入口的前景。

    硬件学费

    陶建辉2012年就有了这样一个软硬结合的创业idea。那时,智能手机开始普及开来,他甚至还没想到智能硬件这个词,远没想到智能硬件能火到现在这个程度。

    那时,他只是判断,传统的消费电子产业都会被互联网的方式革命掉。其中最核心的原因智能手机的普及。整个硬件产品采集产生的数据处理都可以交给手机来做。传统的电子设备产品形态是独立的设备,里面必须有单片机、芯片、内存等,这种嵌入式系统的产品形态,其实意味着高成本,开发调试都很麻烦。相形之下,写个手机程序则简单太多,而且使得设备的人机交互能力大大增强。所以,他后来在很多场合都强调一个观点,就是一定要充分利用智能手机。他甚至不讳言,像那种把手机完全搬到比如手表里的产品,一点前途都没有。

    但做硬件对陶建辉来说,是个新的挑战。快乐妈咪是陶建辉的第二个创业的项目,在此之前,他一直在互联网行业,与编程打了19年的交道。硬件,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他遇到的是许多互联网公司做硬件时都会遇到的问题。

    首先,是把控产品品质。比如快乐妈咪胎语仪的探头,在设计的时候做得很漂亮。但模具开出来之后,效果则差强人意,比如外壳缝隙线间的距离不均匀就显得很难看。

    电路也改了很多次。扬声器的声道设计与工业设计直接挂钩,扬声器放到哪里,对产品的外观和声音效果,以及电路的灵敏度等的优化影响都很大。在设计时选定的位置,得等到开完模具才检验出效果,判断是否有更好的安装位置。但这个过程的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次的第二代产品,就是因为对扬声器做了进一步的优化,所以硬件的整体形态也发生了变化。

    陶建辉感叹,这里面的经验太重要了,完全是移动互联网公司不具备的。所幸快乐妈咪团队里一开始就聘请了两位专门从事硬件生产的专家,否则快乐妈咪的产品就只能停留在概念层面,很难做出来。

    但人的经验不能解决硬件生产中的所有问题。首先,时间难以省略。硬件的生产周期就是长,而且反反复复。硬件工程师可以很快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但这时,需要重新制版,又得找新的用户测试对比,这往往需要花费三四周的时间。

    另外就是品控上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尤其对于创业阶段的小团队来说,问题更多。因为资金少,生产量也要小得多,所以不可能找苹果、富士康的代工厂,而只能找小制造厂。但这些小厂的稳定性差,更换起来代价颇大。第一代快乐妈咪胎语仪曾换了三家注塑厂。第一家原本很好,但由于后来搬了厂,结果无尘环境发生变化,达不到生产要求了。因为在开模过程中,如果开模过程中落入一颗灰尘,就意味着产生的模具上会有一个小污点。无奈之下,只能寻找新的注塑厂家。

    包括在产品设计过程中,必须反复寻找对比检验最佳效果。陶建辉透露,第一代快乐妈咪胎语仪音频线的头,是在换了七八种之后才确定下来的。

    但在做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陶建辉觉得找到了感觉,比如怎么判断供应商的质量,生产过程中有哪些细节要特别注意等等。而这里面,不仅仅是经验的问题,还有整合调动资源的能力。所以,陶建辉觉得,相比80后、90后的创业者,自己的年龄其实更适合软硬件结合这种涉及到整条产业链的创业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