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建辉:我十分看好母婴行业

  • 报道日期:2014-07-01   来源:中国民商
  • 母婴行业,陶建辉

    在今年3 月的全国两会记者会上,记者们佩戴的"采访神器"谷歌眼镜,亮瞎了国人的双眼。一时之间,可穿戴设备成为全国人民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之一。

    2013 年,被业内认为是可穿戴设备的"元年"。小到眼镜、手环,大到衬衫、床垫,都可以跟踪跑步数据、判定跌倒是否造成伤害、报告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监测住院病人的心率……有人甚至预言,可穿戴设备将引发一场医疗革命,在健康管理、远程医疗等方面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2013 8 月,陶建辉和他的团队设计的全球第一款智能胎心监测设备"快乐妈咪"胎语仪首次亮相,便一炮走红。一时之间,各种活动、展会、媒体采访,乃至很多投资机构纷至沓来,完全应了一句话"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近日,《中国民商》记者走进望京创业科技园,专访了快乐妈咪创始人陶建辉。


    我不喜欢抄袭别人

    陶建辉属于典型的"聪明绝顶"。不止因为,他那在灯光下有些"反光"的宽脑门,还因为他极强的学习和创新能力。

    1994 年,25 岁的陶建辉从中国科技大学天体物理系研究生毕业,赴美国圣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留学。1997 年,进入摩托罗拉工作,开始投入到移动互联网行业。

    2008 年,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陶建辉回国创业,在北京成立了和信瑞智科技公司(简称和信),专注于IP Push 服务及其应用,成功推出了和信快邮、和信魔信、和信抓客、和信管家等服务,该公司于2010 年被台湾的联发科技以190 万美元收购。

    2013 1 1 日,在当了两年的"傀儡"职业经理人之后,陶建辉正式成立北京瑞智和康科技有限公司(即快乐妈咪),在智能硬件领域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从天体物理,到移动互联网再到智能硬件,陶建辉不停跨界:"任何创新都是跨界的,知识是可以搬过来,很快学会的。而且也不是完全的抛弃,现在的快乐妈咪实际上是软硬件结合。我之前是做软件,现在也自己写程序,像胎音监测、超声波这些东西当然是全新的,学习就好了嘛!应该说没那么难,也没那么简单。"陶建辉说。

    2012 年,当智能硬件在美国兴起的时候,主要集中眼镜、手环、手表等领域,健康领域的血压计、血糖仪、体重计等都有人在做。"我向来不喜欢抄袭别人,别人做过的我就不想做。所以我就想瞄准不同的行业和人群来做。"经过一番分析,陶建辉发现孕妇是一个"欢乐多金"的群体:第一,孕妇群体年龄再25-35 岁之间,更容易尝试和接受新事物;第二,这个年龄层的人"爱晒",尤其爱分享和宝宝相关的事物;第三,"孕妇是有钱的群体,全家人都在关照你。"尤其是现在很多80 后夫妇都是独生子女,双方家庭会对孕妇全心呵护。

    基于此,陶建辉及其团队所研发的"快乐妈咪"胎语仪是一款面向孕妇的可穿戴设备,监测孕妇的胎心,并在此基础上做数据分析、记录和分享。

    "分享"是这款产品的重要功能。"比如说,你可能正在出差,你老婆怀孕了,你也可以通过这个第一时间听到胎儿的心跳。一方面是放心,吃一颗定心丸;另一方面也是感情的传递。我们的云端服务器会帮助你保存这份'心动'的记忆。"胎语仪还在移动客户端中增加了个性化胎语音乐、用母亲心跳合成摇篮曲、互动知识广场等功能,准妈妈可以通过音乐、图片和文字,来制作宝宝的成长日记。

    从去年11 月正式上市以来,目前这款产品已经累计销售近7000 台,5 月份的单月销售接近2000 台。"两千台实际上已经基本能养活我们自己,预计到年底月销售会达到5000 台,销售额会达到200 万,应该说这个成绩还不错。"


    核心是以用户为中心

    陶建辉是雷军"互联网思维"忠实的拥趸。与他聊天,"快速,极致,口碑,快",这些词汇会随时蹦出来。而在他看来,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则是以"用户为中心"

    "用户为中心的思想,就是要把产品做到极致的状态,要让用户爽,尖叫。"所以,陶建辉坚持在产品品质上的"不妥协态度""我们一个包装盒、打样就至少5 次才定稿。注塑的原材料,就换了至少十种。一根音频线,换了至少8种,才选了现在的样子。电源部分的有源器件,分别来自国内外三个大的厂家,为了得到高低温下的稳定性,我们分别制作了各50 套电路,放在冰箱里做低温测试才最后选定该器件的供货厂家。就一张产品照片,也是先后请多个专业摄影师拍摄。网站的设计,反反复复才最后定稿。"值得一提的是,陶建辉从一开始就在用软硬件结合的思路来设计"快乐妈咪"胎心仪。"我所做的智能硬件,是把传统的硬件只留下探头,机械电子部分,但它整个的数据处理、分析全部到智能手机上来,只要用一根数据线一连,就可以到云端去。以前的软件是嵌入式系统,和硬件连在一起。而我就是要把这些去掉,做减法,而不是做加法。这样我们现在看到的产品非常小,酷似一只小兔子,几乎和拳头差不多大,可以放在包里面。"这样的设计思路,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而且可以提高数据存储容量,提高数据处理速度。

    "用户为中心的第二个层面是要与用户进行沟通。产品还没有问世,用户就要参与进来。我们正在做第二代产品的设计,就是基于收集到两三百条有效用户建议来进行的。第三个层面,就是让用户去传播。我们虽然目前仅有7000 名用户,每天使用一次快乐妈咪APP 的有100 多人,应该说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活跃程度非常高。在微博微信上,分享的人也有百分之几,当然,随着基数的扩大,这个比例会下降。这些数据统计,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2014 年情人节刚过,微信伴侣圈开始撒播一条聘请消息:专注于母婴市场的智能硬件公司"快乐妈咪"要聘请人才,陶建辉对人才引荐成功者承诺"赠予胎语仪一台,外加价值一万人民币的股权。"同时,对聘请消息"凡转发者,取得50个赞的,立赠胎语仪一台。"这条聘请消息在微信上的传布远远超越了陶建辉的预期。到当晚七点半,陶建辉已送出100台胎语仪,但此后要求加微信好友的人依然几近一分钟一个,接连不断。

    虽然坚信"互联网思维",但是对于互联网企业通常采用的"试错""产品快速迭代",陶建辉还是表达了自己的不同看法。"软件方面当然是要快速更新换代。但是我们是做硬件,又是在健康行业,周期可能偏长一些,三个月更新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需要事先免费试用、预购,做好各种预案,解决硬件上的障碍,打通整个供应链。"


    专注,是他无数次告诫自己的信条

    如今,关于在"和信"的第一次创业,陶建辉已经鲜少提及。但在网络上,还是有一篇陶建辉的署名文章《深度剖析WhatsApp 传奇》。文中提到,"我个人认为这个价格(190 亿美元)完全不贵,而且微信的价值要远超过WhatsApp。腾讯的价值已经大部分都在微信上了。"而和信,则"起了个早床,赶了个晚集,错过了成为移动新IM(即时通讯)霸主的机会"

    在陶建辉看来,WhatsApp 或者微信之所以有如此高的价值,是因为:第一,在产品形态上,它完全颠覆了传统的IM 第二,它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短信、彩信业务。传统的短信需要一毛钱一条,国际短信、漫游短信还要加收高额费用,能传的内容形式也极其有限;第三,一旦普及,由于它的网络效应,这应用就成为了空气和水,谁也离不开了,其衍生的增值服务将创造更大的价值。

    谈到和信失败的原因,他认为除了客观上当时手机还处于诺基亚Symbian(塞班)时代,智能手机Android(安卓)系统和苹果IOS 系统还没有完全普及,还有团队运营能力不足,2010 年被收购的时候和信仅仅只有二三十万的用户。但"最大的教训是不够专注,我为用户提供一个平台,然后借助这个品台为用户提供很多服务,包括新闻推送、手机邮箱、推客、抓客以及免费的短信、彩信服务,承载的东西太多,没有专注。虽然只是一个客户端,可是每次我们要跟别人介绍的时候,就要解释大半天。真正的创业公司来讲,一定要专注、极致、功能要做简单。"陶建辉说。

    因此,当陶建辉选择从母婴行业智能硬件设备再次出发的时候,专注几乎成了他无数次告诫自己的信条,坚守不移。

    无论是从产品线上的扩大,还是产品、服务以及社群等业务类型的拓展,他都更加小心谨慎。"目前来说,我们的商业模式肯定是以卖产品为主,因为我们的产品还没有流行起来。现在这个阶段去谈服务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互联网的服务一般都是海量,几十万用户都没有谈什么服务。现在这样的阶段去谈服务,其实是在耍流氓,忽悠大家。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考虑服务的事情,这些都在我们的计划之内,但现在不能做。"陶建辉说。

    四十不惑。关于"快乐妈咪" 46 岁的陶建辉似乎有一整套的蓝图在心里,却选择在胎语仪上单点突破;身处可穿戴设备的"台风口",各方的追捧络绎不绝,却淡定自若,不急不躁。

    创业在路上,他目标单纯而坚定,信心饱满而坚韧,他是中国千万互联网创业者的最标准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