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乐妈咪胎语仪 另类“可穿戴”瞄准特殊人群

  • 报道日期:2014-03-07   来源:中国证券报
  •  

           2013年被业内认为是可穿戴设备的“元年”,从智能眼镜到智能手表、手环,各路主打健康牌的智能产品从“遥不可及”变得“唾手可得”。2013年底,一款专注于母婴市场的“另类”智能硬件面世——集听、录、分享胎音功能于一体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快乐妈咪”胎语仪。据“快乐妈咪”CEO陶建辉介绍,这是全球第一款智能胎心监测设备。

      做“快乐”的生意

      这是陶建辉的第二次创业。2008年离开摩托罗拉的陶建辉创立了“和信”(类似iMessage),后来被一家台湾企业收购。2012年下半年开始,陶建辉开始琢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他直觉应该充分利用智能手机的数据处理、人机交互和网络的能力,来改造传统的消费电子设备。

      2013年1月1日,陶建辉正式离开一手创建的和信,开始招兵买马,再次踏上了创业的旅程。在确定母婴产品方向之前,他曾与业内朋友充分交流,列出了很多可做的项目,如环境监测、皮肤检测、酒精浓度检测、智能玩具等等,最后认定应该进军母婴健康市场,而且挑选了传统的家用多普勒胎心仪来做第一款产品。

      “快乐妈咪”胎语仪实际是一个智能的多普勒胎心探头,通过音频接口和智能手机相连接,只需要下载一个App,孕妇将胎语仪放在肚子上即能检测到胎儿的胎心,还能绘制出专业的胎心曲线,收集的数据不但可以用于孕妇的自我诊断,还能够制作成美妙的胎语音乐,并支持分享至社交网络。App还有一个特别的催眠曲功能,即录制妈妈的心跳然后混合一段舒缓的音乐,因为妈妈心跳的节奏是婴儿最熟悉的。

      对于为什么选择孕妇这一特殊的消费群体,陶建辉表示,移动医疗领域做血压计、血压仪的很多,但那些病人是不快乐的,对移动设备也不感兴趣。而孕妇这个群体虽然需要和医院打交道,但并不是真正的病人,相反,孕妇一般是快乐的,并且乐于将快乐进行分享的群体。不仅如此,陶建辉发现,随着“80后”女性的生育高峰期来临,孕妇这个群体往往消费力还很强。因为“80后”多为独生子女,一旦怀孕,四位父辈和一位丈夫往往都会竭尽全力地呵护。陶建辉给孕妇群体的评价是“快乐多金”。

      不仅如此,孕妇群体的规模庞大,以及孕龄逐渐增高也是陶建辉看好这个市场的主要因素。据其介绍,中国每年大概有1800万左右的孕妇,而随着白领女性增多,孕妇年龄逐步增大,尤其在北京等一线城市,三、四十岁以后才生小孩的现象很普遍,妊高症人群越来越多,胎儿不太正常的比例也越来越大。“快乐妈咪”希望能提供让孕妇觉得更放心,又更开心的手段。

      让互联网“洗脑”

      2014年情人节刚过,微信朋友圈开始流传一条招聘信息:专注于母婴市场的智能硬件公司“快乐妈咪”要招聘人才,陶建辉对人才推荐成功者许诺“赠送胎语仪一台,外加价值一万RMB的股权。”同时,对招聘信息“凡转发者,获得50个赞的,立赠胎语仪一台。”

      这条招聘信息在微信上的传播远远超过了陶建辉的预期。到当晚七点半,陶建辉已经送出100台胎语仪,他在朋友圈内紧急通知活动停止,之后要求加微信好友的人仍然几乎一分钟一个。

      “我觉得通过朋友圈是一个新的招聘方式,而且我想搞一些互联网的"调调",比如"我们欢迎有梦想、想分得期权、股权,想自己的小孩成为富二代的屌丝、妹纸立刻加入,想得到高福利、5天8小时、生活舒适的人请晚两年再加入"。”陶建辉很相信互联网的力量,“快乐妈咪”胎语仪的销售渠道目前也都在线上,包括官网销售、京东和亚马逊。互联网对于“快乐妈咪”胎语仪的价值还在于它降低了整体硬件成本,因为所有数据运算全都交给了智能手机。事实上,智能手机的CPU和内存比现有的主流胎心仪设备都要强。

      陶建辉每天都会关注用户在线分享情况,搜集用户反馈对产品进行改进。他相信,作为公司的CEO一定要亲自与用户沟通,自己做产品经理。对于产品规划,陶建辉介绍说,后续还会有针对孕妇的系列产品,已经在进行技术储备,但是他并不着急,首先要把胎语仪这个产品做到极致,让用户感觉“爽”。

      陶建辉的互联网思维得益于第一次创业成功。据陶建辉介绍,2008年他创建的“和信”就是一款具有移动互联网特色的产品,简单地说,其设计和开发理念与今天大热的IM产品如微信、WhatsApp、Line等类似,不过,当时智能手机并不像今天这样普及,陶建辉所从事的事业被人认为是“挑战运营商”,是“不可能实现的”。尽管后来和信被收购,但这期间陶建辉不仅积累了App方面的开发经验,对于IM和社交网络产品也颇有心得,这也使得软硬结合潮爆发后,他能够迅速找到准确的切入口。

      大数据的想象空间

      陶建辉一直认为可穿戴计算和软硬结合的方式在健康方面将大有作为,特别是在大数据的应用方面。在陶建辉看来,消费电子的革命已经到来,中国作为制造大国,软件开发能力很强,借助这个浪潮可以创造新的品牌。

      相对于做纯应用的公司来讲,软硬结合的公司更容易实现盈利。据陶建辉介绍,到今年6月份,仅靠硬件销售就能做到盈亏平衡。“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产品做到极致,就像大家对iPhone的追捧,5000多元大家都想买,那种山寨机,照样能打电话发短信,300元都没有人要,如果我们能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把功能做得很好,真的受用户喜欢,赚钱不是问题。”

      相对于传统的胎心仪,“快乐妈咪”胎语仪借助智能手机的强大运算能力和基础功能,做出了专业的胎心曲线,并且能够对胎心记录进行保存、编辑和分享。此外,陶建辉更看重的则是大量胎心记录的大数据应用。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机构采集过几万个胎儿的胎音来做处理。我们找到的文献资料,美国的一家医院曾搜集过一千个胎儿的胎音,而我们这一款设备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使用,可以采集到上百万的胎音信息,完全可以进行数据挖掘。我们可以找出胎音是不是存在地域上的差别,人种上的差别;会不会受到北京雾霾的影响;在什么情况下有流产的可能等。”陶建辉表示。

      依靠天使投资起步的“快乐妈咪”将在今年6月启动A轮融资,陶建辉希望借助智能硬件、可穿戴计算带来的技术革命成为母婴行业的领军者,这个梦想正在慢慢清晰。